最近很多人在问“父亲病逝对联(父亲病逝对联七字)”,今天小编就父亲病逝对联(父亲病逝对联七字)这个问题整理了一些资料,希望对您有帮助。

父亲病逝对联(父亲病逝对联七字)

袁世凯称帝后,对于整个袁氏家族来说,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。作为袁世凯的嫡长子,袁克定当然是最高兴的那个人。因为按照历代中原王朝“嫡长子继承制”的规矩,袁世凯称帝后他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,有机会一跃成为“中华帝国”的皇太子。

因此,在袁世凯的所有儿子中,袁克定是最支持父亲称帝的,他极力鼓吹帝制,帮助袁世凯登基造势。

然而,对于袁世凯的其他几个儿子来说,他们对于父亲称帝的举动则褒贬不一,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。支持的人大多一心想当皇子,而反对的人则害怕事败受牵连。不过,碍于父亲袁世凯的威严,他们对此事大多保持沉默,即便是反对父亲称帝,也不敢将这个想法公之于众。

在袁世凯称帝时,袁家已经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家族了,即便是不算上项城老家的袁氏族人,光是袁世凯自己就已经育有17个儿子,15个女儿了。而且,这17个儿子又先后给他生了22个孙子,25个孙女,儿孙总人数高达79人。

在袁世凯众多儿女中,最有才气的人当属次子袁克文,袁世凯最喜欢这个儿子,可他最厌烦的恰恰也是这个儿子。或许是因为袁克文书读得太多,所以他很容易就能猜测到父亲的心思,由此才引起了袁世凯的反感。尤其是在袁世凯称帝这件事上,倘若袁世凯能听从袁克文的意见,或许也不至于落得身败名裂晚节不保的下场。

袁世凯要称帝,外界人士大多数都是持反对意见,除了他所笼络的那些部下之外,几乎没有几人看好他称帝。也许袁世凯认为,自己的儿子们即将成为皇子,那他们对自己称帝肯定也是十分支持的吧,哪知道袁克文第一个就跳出来反对。而且,为了让父亲能够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处境,袁克文还专门写了一首诗来劝说父亲:

乍著吴棉强自胜,古台荒槛一凭陵。波飞太液心无住,云起魔崖梦欲腾。偶向远林闻怨笛,独临灵室转明灯。绝怜高处多风雨,莫到琼楼最上层。

“高处不胜寒”,“站得越高,摔得越痛”,这原本是十分浅显的道理,但是身处其中的袁世凯却看不到这一点。袁克文眼见父亲整日沉浸在皇帝梦中,自然也是心急如焚,于是写下了这首诗来劝说父亲放弃称帝的野心,并且以“绝怜高处多风雨,莫到琼楼最上层。”来试图让父亲明白自己的处境。

袁克文为了打消父亲称帝的念头,可以说是煞费苦心,可惜袁世凯非但不领情,反而认为这个儿子阴阳怪气,于是命人将袁克文软禁起来。袁克文看到父亲执迷不悟,为了免受牵连,于是找了个机会逃往上海,日后又去往天津加入了青帮,成为天津青帮的大佬。因此,民间素有“南有黄金荣、杜月笙,北有津北帮主袁寒云”的说法。

袁克文字寒云,在袁世凯的诸多儿子中,他是最有才学的一位,也是最有手腕的一位。在袁世凯称帝时,袁克定表现得最为活跃,以为父亲当了皇帝之后,他作为嫡长子能继承皇位。实际上,就算袁世凯真要确定继承人,这个人选也不不可能是袁克定。这倒并非是因为袁克定身有残疾,而是因为袁世凯虽然讨厌袁克文,但是在他心里最看重的恰好也是这个儿子。

换句话说,在袁世凯的诸多子女中,真有能力继承袁世凯衣钵的也只有袁克文一人。当然,如果以现代的眼光来看,袁克文的一系列所作所为其实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。但是,在民国时期的诸多公子中,袁克文毫无疑问是最有才学的那位。

1925年 3月12日,孙中山先生病逝,袁克文作为袁世凯的儿子,他代表袁家送去了一幅挽联。上联:埏遂近明帝故陵,自有江山供俎豆;下联:史迁作霸王本纪,不教成败论英雄。在各界送给孙先生的众多挽联中,袁克文这幅挽联最为惹眼,不愧是大才子,此联一出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。

袁和孙的恩怨,在袁克文眼中看来,这即是父辈之间的恩怨,也是理念之争。当然,作为袁世凯的儿子,袁克文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偏袒自己父亲的。不过,在这幅对联中,他还是赞扬了孙先生一生的丰功伟绩,并且引经据典十分得体。尤其是下联“史迁作霸王本纪,不教成败论英雄。”更是对孙先生当年为了革命让出总统宝座的无私精神进行了赞扬。

关于袁克文的这幅对联,还有一个版本是将对联中的“江山”换成了“江南”。虽然只有一字之差,但是意义却天差地别。若是把“江山”换成了“江南”,那就不是夸赞孙先生了, 而是明显的故意贬低了。尤其是再结合最后一句“不教成败论英雄”来看的话,更是有着十分浓厚的讽刺意味。

不过,这些也只是文坛典故,孰是孰非,恐怕只有袁克文自己心里才清楚了。1931年,袁克文病逝于天津,当时著名的楹联家方地山也给他写了一副对联,上联:才华横溢君薄命;下联:一世英明是鬼雄。个中滋味,各位看官自行体会。